微信扫一扫,访问移动端。
×
新闻中心
您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安全生产月丨吴元明:浅谈核安全公众宣传_深圳

时间:2020-06-18 18:06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量:


论核安全的公共宣传

三门核电有限公司吴远明

关于核能,许多人有一个共同的观点:阻碍核能未来发展的关键不是核能安全和技术问题。——三代压水堆技术的堆芯熔化概率和大规模放射性释放概率分别达到5.1E-7/堆年和5.9E-8/堆年。也不是能源需求不足的问题。人类社会的发展从来没有停止过对能源的需求。依靠传统的化石能源,不可能进入恒星的海洋。目前,核电发展中最重要的问题是公众接受核电的意愿不强,其背后的根源是当前明显滞后的科普宣传与公众意识迅速觉醒之间的矛盾。由于公共媒体负面宣传、公共项目邻避效应、宣传理念严重滞后、决策过程缺乏公信力、公共项目补偿机制不完善等因素的结合,公众很难真正建立对核电的信任。一旦公共传播陷入困境,汹涌的舆论可以把——广东“江门事件”作为最好的案例全部摧毁。

核电行业的人们正在谈论人人都知道或不知道的原则、意义和技术。全年不断的科普内容,加上传统的灌输式科普——“我说你听着”,导致核科学普及不可避免的低效。核电行业的人倾向于认为公众反对核电是因为公众“无知”。他们不了解核电的原则,不了解核电行业为确保核安全所做的努力,也不了解核电对中国能源安全和环境保护的重要性。他们的反对更多是由于“邻避效应”和误解,太年轻了。

许多公众实际上知道核电厂的原理和核裂变的连锁反应,甚至在初中参观过核电厂。他们知道核电厂是绿色的,超过70%的法国是核能,并且认为核能是解决未来能源和环境危机的关键。然而,目前,技术和管理仍不能从根本上消除风险。既然核能有风险,对公众没有明显的好处,为什么公众要支持核能呢?显然,是我们核电行业的人在他们的科普宣传中缺乏说服力。

核电行业的人总是习惯站在导师的角度,以传授知识、消除无知的心态面对公众,以“信不信由你,我无论如何都相信”的科普态度,希望解决公共项目中经常遇到的“邻避效应”。然而,结果往往是核电行业的人和公众持有不同的意见,并为自己说话。从长远来看,两者之间的隔阂将导致不可持续的公共交流,因为你永远无法唤醒沉睡者。

显然,纯粹的理性主义者是核电公共通信最困难的位置。那么,面对当前公众对核安全的宣传问题,当核电行业人员谈论核安全时,我们应该谈些什么呢?

我们需要平等和坦诚的对话。

今天的核能科普已经逐渐走向公共传播。在公众全面参与的信息时代,公众不仅是核电知识的受众,也是传播的主体。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杜香湾院士曾说:“公众需要科学普及,但我们不能只把公众作为科学普及的对象。他们仍然是主要参与者。让公众觉得,在发展核电的过程中,每个人都是利益的受益者,而不是风险的承担者,如果我们这样做,我们的核电将会健康发展。”

随着公众话语权的提升,我们不再可能直接为公众做出判断和选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在心理上重新定位。面对公众对核电现状的理解和质疑,我们应该承认公众是沟通和决策的主体,并让公众处于平等的对话地位。同时

绝对安全并不存在。这是公共交流的前提。我们必须承认,到目前为止,无论是技术还是管理都不能保证电站的绝对安全。公众反对核能,不是因为他们对核能一无所知,而是因为他们知道核能有风险,而且对人们的生命安全构成威胁。然而,由于信息不对称,公众无法准确评估风险的可接受性,因此很容易主观地缩小积极影响,扩大消极后果。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5年有2.1人死于道路交通事故,但是很少有人抵制汽车,享受汽车带来的便利。因为从风险和收益的角度来看,购车者已经提前进行了风险分析,主观上可以接受这种风险。核能也需要这样一个过程。公众需要真正理解和评估核能的风险。企业和相关部门也应充分尊重公众的环境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和选择权。

从长远来看,信息披露是大势所趋。当真相不存在时,谣言就会变得流行。只有以权威的方式发布信息,并对询问做出回应,谣言才会无处可寻。以切尔诺贝利和福岛核事故为例,由国际原子能机构和世界卫生组织等科学和权威机构严格调查和评估的事故后果和相关数据在媒体上很少见。然而,各种媒体的影射和危言耸听的报道数据,尽管相互矛盾,却继续给核电带来非常负面的影响。因此,必须改变科普宣传中刻意回避风险的鸵鸟心态。在宣传核电的积极作用的同时,必须认识到风险,正视风险,并采取合理的方式让公众了解核电风险的存在和可控性。只有当公众逐渐认识到核电的风险,他们才能逐渐接受风险,接受核电。

谈论我们能看到的安全。

正如一句经典的法律格言:"正义不仅要实现,而且要以可见的方式实现",同样,在当前的信息时代,为了建立公众对核电的信任,也有必要做到"核电不仅要确保安全,还要以可见的方式确保安全"。

反核活动人士经常提到一个观点。日本以其先进的技术和严格的管理而闻名,既然如此严重的核事故会发生在日本,我们怎么能相信在传统印象中技术和管理不如日本的中国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故呢?

作为实践者,他们必须认识到,由于获取信息的途径有限和对政府的不信任,公众不一定都是理性的个体。因此,迫切需要通过有形手段建立公众对中国核电的信任。在过去的科普宣传经验中,对于大多数公众来说,简单地告知公众AP1000核岛上的所有设备都包含在44毫米-46毫米的钢制安全壳内并不是一个直接的概念。然而,如果通过透明的体验来加强互动,比如将互动带到钢制安全壳装配现场,让观众真正感受到设备状态并了解严格和标准化的现场管理,那么建立信任就更容易。中国核电行业的技术和管理处于整个能源行业的前列。然而,由于其自身的神秘性,它在过去并不为公众所知。因此,如何以可见的方式展示核电的安全管理,重建公众对核电的信任就变得十分必要。目前,国内许多电厂已经为核电公众举行了开放日,核电家庭成员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尝试。

谈论我们理解的安全。

公众不是一个模糊和普遍的对象,而是具有不同特征和不同需求的个体。该行业愿意从技术角度解释安全性,因为这对技术人员来说很容易。然而,对于没有相同技术背景的公众,当他们不能理解技术时,他们更倾向于从主观感知的角度来感知风险。行业与公众在风险认知上的巨大差异往往导致沟通效果不佳。因此,科普需要贴近观众,了解观众对核电知识的需求,并谈论对方能够理解的安全性。例如,对于中小学生,我们可以向对方解释为什么核电厂不会因为啤酒和白酒的故事而爆炸,我们还可以通过一年一度的“魅力之光”杯全国中学生科普知识竞赛和夏令营活动来加强参与和互动。对于政府机构来说,我们可以从选址和被动设计的特点来分析为什么类似福岛核电站的核事故不会发生在AP1000核电站,因为这些是他们所理解的安全性。

论安全与经济的关系。

“安全生产”对企业的生存和发展至关重要。如果把“经济效益”比作水,任何粗心大意都会失去经济效益,“安全生产”是装水的容器,事故是桶底的漏洞。如果桶底有漏洞,不管好处有多好,都不会有。一个单位如果不搞好安全生产,就不能取得好的经济效益。如果安全生产得不到实现,它不仅不会产生好的经济效益,而且还可能消耗掉以前积累的一切。

我们核电行业在向公众宣传时,一直强调安全工作做得如何,经济效益如何。然而,我们实际上已经远离了公众。公众更关心你给他们带来的安全和经济影响。因此,在科普宣传过程中,应强调企业安全生产是推动地方经济建设的重要力量,是推动地方经济发展的重要载体。它不仅为地方经济结构的调整提供了拉力,也为地方经济建设提供了活力。它可以极大地解决当地的就业压力问题。这些是公众关心的安全和经济问题。

“十三五”是核电集团“做得更好、做得更好”和建设世界一流企业的关键时期,通过平等对话加强公众沟通,帮助和引导公众正确思考,进一步提高核能的“公众接受度”非常重要。当工业界与公众谈论核安全时,如何谈论以及谈论什么是我们需要深入思考的更多问题。

责任编辑:王平投稿邮箱:在线投稿



推荐文章